45个破解老司机软件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夜色渐渐散去,朦胧的亮光开始笼罩这片大地。

天际边已经开始露出一丝鱼肚白,已然來到了清晨时分。

咯吱。

就在这时,前面那间青瓦房的门口打开了,这让跪在地上的萧云龙精神一振,他抬起眼朝前看去,他已经跪了一个晚上,动也不动,能够有如此毅力与耐性的,并不多见。

前面青瓦房的木门打开,医怪走了出來,他的肩头上竟是背着一支老式猎枪,手中拎着一个尼龙袋子,这一身装束看着像是要上山打猎。

“祖爷爷。。”

瞳瞳的声音传來,医怪刚走出门,瞳瞳也跟随着跑出來了。

“瞳瞳,今天怎么这么早睡醒了。”医怪问着。

“我感觉到祖爷爷要出去,就醒來了。”瞳瞳开口,她问着,“祖爷爷要去哪里。”

“祖爷爷要上山去,你待在家里面可好。”医怪说道。

“不好,瞳瞳不要一个人在家,我也要去。”瞳瞳不依不挠的说着。

医怪性情古怪,不被俗世间的条条框框所约束,但他却是拿自己这个玄孙女沒辙,他唯有带着瞳瞳朝前走去。

“医怪前辈……”

萧云龙看着医怪,开口说着。

“大哥哥,你还沒走啊。”瞳瞳说着。

医怪看了眼萧云龙,忽而将手中的尼龙袋子扔到他面前,说道:“萧家的小子,看你年轻力壮的,那就帮我提这个袋子吧,跟我上山去。”

萧云龙闻言后心中一喜,他拿起了这个尼龙袋子,站起身。

他跪了一晚,站起身后顿感双腿有些发麻,不过对他而言却是并不碍事,只需要稍微活动几下就缓解了。

“前辈,您上山这是要打猎去。”萧云龙追了上去,好奇的问着。

医怪点头,他说道:“东灵山上有一头野猪,堪称是野猪王了,体重起码在300公斤以上。这头野猪伤过镇上的不少人,有时候还去破坏镇上村民种的庄稼。镇上曾组织过捕猎队上山围剿,无奈这头野猪极为的狡猾,使得捕猎队都无功而返。我经过一番考察,大体摸清了这头野猪的活动规律。大概在早上五点到六点这个时间段内它最活跃。”

“300公斤重的野猪。”萧云龙心中微微一惊,这种重量的野猪可谓是极为危险,便连林中的老虎遇到了都不敢去招惹,医怪已经过百高龄了,竟然想着去射杀这头野猪。

“小子,你这是看不起我是不是。”医怪看出了萧云龙内心所想,他哼了声,问道。

萧云龙连忙一笑,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如果去猎杀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带上瞳瞳就太危险了。”

“沒事沒事,到时候你帮我看着瞳瞳。只要发现那头野猪,我一枪崩了它。老夫我参军一辈子,对于枪法还是很有自信的。”医怪无比自信的说道。

萧云龙不再多言,随着医怪朝着山上走去。

医怪带领着萧云龙从一条小道上山,瞳瞳尚且年幼,本身就不能涉足远走,萧云龙索性把她背在了身后。

走着走着,已经走进了东灵山深处,这里是大片的原始森林,古树参天,枯枝败叶洒落一地,地面上铺着的一层厚厚的枯叶,脚踩上去发出咯吱声响。

此时不过是清晨五点钟左右,这林子深处有着一层湿湿的雾气,使得目光视线也看得不远,被那层雾气给遮挡住了。

往前深入的走了一段距离,突然间,医怪扬起手,示意萧云龙别动。

那一刻,萧云龙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只因原本清新的空气中多了一股腥臊的味道,而这种腥臊的味道是野猪身上特带的气味。

“你跟瞳瞳留在这里别动。”

医怪对着萧云龙低声开口,随后他身形一动,朝着前方潜伏了过去。

萧云龙皱了皱眉,他将瞳瞳放下來,将她护在了身后,眼中的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

且说医怪朝着前方纵身而去,他年纪虽说已经很大,过百高龄,可行动之间仍旧是显得极为敏捷,这样的身体素质真是让人惊叹,不佩服不行。

医怪穿过前方一处灌木丛,看到了前方的一个大家伙,那是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口中一对獠牙露出嘴外,粗长的獠牙尖锐万分,浑身被那黑褐色的鬃毛所覆盖,目测着起码有三百多公斤重的一头野猪。

医怪手中的猎枪举起,这头野猪的确是非常狡猾,警觉性极高,它猛地低沉咆哮了声,蓦地转过头來,那一刻。。

砰。

医怪手中猎枪喷出一串火花,他已经开枪,但随着这头野猪骤然间转头,医怪这原本射杀向野猪脑袋的一枪射在了它的身体上。

野猪一年四季都在泥浆里面打滚,长年累月下來,野猪身体上结着一层厚厚的泥浆块,因此野猪的身体是最坚硬的,即便是一些猛兽比方老虎、野狼的利齿都咬不动。这一枪射在野猪身体上,倒也是流血了,不过对野猪并未造香蕉视频18禁止看的污网站成太重的伤势。

“嗷呜。。”

这头野猪怒吼而起,它为之愤怒,受伤之下彻底激发出了它那极度凶残的性子。

“祖爷爷……”

前方,瞳瞳的声音骤然响起。

原本站在萧云龙身后的瞳瞳突然间跑了出去,循着声音朝着医怪的方向飞奔过去。

原來她是听到了枪声,又听到那头野猪嚎叫的声音,她担心自己的祖爷爷情况,年幼无知的她情急之下就跑了出來。

且说那头野猪听到瞳瞳的声音,它的双耳一竖,怒叫连连,竟是朝前冲了过來。

这头野猪曾被东灵镇上的捕猎队多次围捕过,因此它知道猎枪的厉害,医怪那边的方位上有着猎枪的硝烟气味散发出來,让这头野猪极为忌惮。它只想冲出去,因此听到前面有人的声音,凶性大发的它疾冲而來。

这头野猪体型庞大,速度极快,一路冲过來,沿途根本沒什么东西能够阻挡。

萧云龙定眼一看,瞳瞳竟然擅自跑了出去,他连忙追上,口中大喊:“瞳瞳回來。”

萧云龙话刚落音,冷不防的看到前方一道巨大的黑影冲了过來,一股极为浓烈的腥臊气味扑面而至,竟是那头野猪。

并且,这头野猪冲刺过來的方向正对着瞳瞳,瞳瞳那幼小的身体真要被这头低着头、两根獠牙直刺而來的野猪撞上,那肯定立即毙命。

“畜生。”

萧云龙暴喝出口。

说时迟那时快,萧云龙双足一蹬,浑身的爆发力量迸发而出,他如风驰电掣般的疾冲而上,右臂将前方的瞳瞳抱了起來,顺势朝前一滚。

刹那间,那头野猪也冲了过來,萧云龙避开了野猪那两根粗长的獠牙,却是被它那庞大的体型撞击到了,后背如遭雷击般传來一阵刺疼之感。

萧云龙右手一抛,看准一个方位后将臂弯中的瞳瞳抛出,正好落在后方一处积累着厚厚一层枯叶的地面上,又厚又柔软的积叶承载住了瞳瞳的身体,让她毫发无损。

接着,萧云龙迅速站起身來。

那头野猪刹住脚步,凶性大发的它猛地转过头來,粗长的獠牙正对着近在咫尺的萧云龙,一双通红的眼睛盯住了萧云龙,它张着口,作势又要朝着萧云龙冲过去。

“吼。”

萧云龙猛地暴喝出口,声震如雷,滚滚魔气冲天而起,伴随着一股尸山血海般的杀伐气势,无比的浓烈与恐怖,排山倒海般的席卷向了这头野猪。

这是一种气势。

而这种嗜血狂暴到极点的气势无论对于敌人还是猛兽而言,都具有强大的威慑力。

那一刻,这头体型庞大的野猪稍稍愣了一下,像是为威慑到了。

萧云龙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竟是一个翻身骑上了这头野猪的后背上,他左手抓住了这头野猪颈上粗长的鬃毛,右手拳头已经握起,自身那股极限力量爆发而出。

“嗷~~”

野猪怒吼而出,乱窜挣扎,想要把萧云龙从它后背上甩下來。

砰。

那一刻,萧云龙的右拳重重地轰在了这头野猪的右眼上。

在萧云龙这内蕴着恐怖巨力的一拳之下,这头野猪的右眼直接被打爆,眼眶周边的眼骨都折断了。

医怪已经赶过來,他抱起了受到惊吓的瞳瞳,看到萧云龙如此悍勇无匹的骑上了这头野猪的后背,便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脸色也为之怔住。这时候他已经无法开枪射杀,毕竟萧云龙正骑在野猪上,这头野猪正在乱窜,他一旦开枪很有可能会误伤到萧云龙。

轰。

萧云龙左手一拳出击,势大力沉的轰向了这头野猪的左眼。

嘭。

一拳之下,血水飞溅,这头野猪的左眼眼球也被打爆了。

如此一來,这头野猪完全看不到了,双眼鲜血横流,剧烈的刺疼之感更是让这头野猪陷入到了疯狂的境地,它四足狂奔,发疯般的朝前飞窜着。在这个过程中,萧云龙左右拳头密如雨点般的轰在了它的脑袋上。

这时,萧云龙定眼一看,看到这头野猪双目失明之下正笔直的朝着前方一颗参天大树冲过去。

萧云龙眼中目光一沉,待到即将临近这棵大树的时候,他猛地从这头野猪的后背上一跃而下,在地面上一个滚动后站起身來。

轰。

随后,一声巨大的轰然之声传來,这头野猪一头撞上了这颗大树,便连这颗参天大树的树干都剧烈的晃动了好一会。

这头野猪那庞大的身体瘫倒在地,从它的嘴里有着一股猩红的鲜血冒出,它四足一阵乱蹬,身体也在剧烈的抽蓄着,沒一会儿,它渐渐地不再动弹了,明显已经死去。

萧云龙重拳如雨,不断地轰击这头野猪脑袋,都足以将它打得晕乎了,最后它以着冲刺的速度撞上这颗大树,就此彻底毙命,也为这一次惊险的狩猎画上了完整的句号。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