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app

  

卫康拨了个很久没联系的人的电话,“巨老大,有笔大财,有没有兴趣”

日国因为市场经济的持续低迷,使得不少地方发生了游行和暴动,甚至有些愤恨难消的群众,投靠了赤旅,誓要与官方斗争到底。

在此期间,赤旅发展迅速,呈几何数字增长,从原来的八百多名旧成员,发展成了现今的五千人之多。

现任首相已经焦头烂额,不停的求爷爷告奶奶的请求安配和小犬帮忙想办法,天皇更是天天窝在家里不敢出门。

对这种事,安配和小犬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给入江建司施压,让他想办法再扩展洗钱的范围。

就在这个时候,绿川敏智找上了山田组,面见了入江建司。跟绿川敏智一块过来的,还有两个人,一个长得高大的中年男人,以及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

绿川敏智已经把卫康跟他说的计划全记在了脑子里。

二人见面,没有过多的寒暄,已经愁得掉头发的入江建司当即让绿川敏智想办法扩展洗钱的范围。

绿川敏智道:“我找你就是要谈这个的。”说着把身边的高大中年人推上前来,“我这个朋友,认识华夏国澳城的赌王何先生,如果借助赌场来洗钱,绝对是又快又简单”

入江建司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请问你是”

绿川敏智冲戴眼镜的年轻人道:“为巨老大翻译。”

“他在问您是谁”眼镜男用华语对中年男人说道。他本来就是绿川敏智雇来的华语翻译。

以下内容略去翻译过程。

“我叫尹天巨”中年男子道。

“尹天巨”入江建司惊声道。

入江建司也是黑道老手了,对道上的人都了解个七七八八,开始之所以没认出尹天巨,是因为尹天巨入狱多年,留在江湖上的也只剩下传说,最近再次出风头的事就是打垮了帮中的洪皮,再次夺回龙头之位了。

尹天巨点了点头,“我找何先生谈过了他愿意帮你们的忙,但是何先生有个条件,就是他需要抽取洗钱数额的一成当做报酬”

入江建司见到希望的曙光,激动的不得了,忘了自己山田组组长的身份,忘乎所以起来,“哎呀别说要一成报酬了,就算是两成我们也巴不得赶紧合作呢”

“等一下”尹天巨挠了挠脑袋,“哦我想起来,何先生说的不是一成,而是两成啊对就是两成两成”

入江建司知道对方在故意抬高价码,可是没辙,只得咬牙答应了。

“还有”尹天巨接着说道:“为了洗钱更加的安全,赌场必须要求你们真正的把资金投入进去才行,你们放心吗”

“这”入江建司当然不放心,但是眼下,情况非常紧急,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不过入江建司也留了个心眼,开始的时候,并没敢投入太多的钱。

在通过澳城的赌场洗出第一笔钱之后,已经距离谈生意的时候过了半个月了。

赌场成功帮山田组洗出了一笔钱出来,入江建司稍稍放心,之后一点一点的加大了资金投入数目。每一笔,都被对方洗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入江建司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之前所投入的那些钱,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于是,他加大了投资

澳城遍地赌场,资金流动数不胜数,赶上好的光景,一年就能给整个澳城带来两百亿以上的收入,所以能够轻松的为他们洗不少钱。

入江建司从三大帮会收集了十亿美元,一口气全部投进了澳城赌场

然后,钱没有回来

入江建司紧忙给绿川敏智去了电话,绿川敏智没接,他一气之下找到了绿川家,对方却是锁头看门

入江建司虽然安排了人看守洗钱据点,却并没安排人看守绿川的老家。绿川敏智的突然失踪,无疑给焦头烂额的入江建司再添了一把火。

老板的突然跑路,也使得原本属于绿川家族的企业员工各自散了,没有人给他们开工资,没人会留下。

山田组在绿川家的洗钱渠道彻底断掉。

政府安排的调查人员传来话,称绿川敏智已经带着全家买了去美国的飞机票。

入江建司一听对方去美国,心放宽起来,因为他们一直尊称美国为美爹,儿子有难,当爹的理应帮忙。

“八嘎”

小犬抽了入江建司一巴掌,“没用的东西日国陷入动乱了,你就是民族罪人”

“还有机会绿川敏智去了美国,咱们可以找美爹帮忙,给他遣送回来”

“不用你教”

又是一巴掌。

小犬气的脸都扭曲了,马上告知了首相,首相给美爹去了电话后,美爹果然和蔼可亲,答应帮忙。

美国方面也是从机场、码头等各个交通要地查起。

小犬的电话响了,是美国来的,嘴角扬起笑意,“呵呵,美爹呀美爹,不愧是我们的亲爹,办事效率就是高”

小犬接起电话,“喂”

旁边的入江建司眼睛瞪大,也踏实了不少,等着听话。

小犬原本期待的表情突然变得沉闷,转而变得愤怒,野兽一般的眼睛瞪向入江建司。

入江建司刚刚放宽的心又紧张起来

“八嘎呀路”小犬骂道。

紧接着又突然一脸的贱笑,对着电话说道:“啊美爹,我不是骂你的”

小犬猛地把手机拍在入江建司的脑袋上,“美爹那边查到绿川敏智转飞机去了华夏虽然咱们的政府可以收回绿川家,但是消息也会传到赤旅耳中,他们还会给咱们搞破坏”

小犬追着入江建司连踢带打,入江建司只能把脸贴过去,挺着他打。

哗啦

墙后的门被拉开,小犬停下,入江建司紧忙后腿几步。面对刚刚进屋的安配,二人都低下头来,做着鞠躬的姿势。

啪啪

安配给了一人一巴掌,“废物绿川家的洗钱链条断了其他五大家族又不停的受到赤旅的破坏而且现在赤旅学聪明了,都是分到各地游动作战,咱们很难给他们一举歼灭以后将面临他们无休止的骚扰

照这样下去,咱们根本没有机会踏实的洗钱,日国经济用不多久就会崩坏,政府铁定倒台到时候,咱们都会成为反人类分子被送上绞刑架美爹也帮不了咱们”

小犬和入江建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安配抬头看着屋顶,叹了口气,“绿川敏智跑了,马上把他的产业收为公有拍卖”

“嗨”小犬和入江建司喝到。

安配两眼一瞪,啪啪

草莓色版视频APP “收为公有是我们内阁主持的事,你们一个退休的老东西,一个黑帮头子,答应的什么劲”

“嗨”

啪啪

“还答应”

赤旅的行动仍然没有消停,其他五大家族产业仍然时不时的遭到破坏。

安配军三联系了各个商业部门,对绿川家族的产业进行评估,好走收购拍卖的程序。

然而

商业部门经过查询,确定了绿川家族并不归绿川敏智所有,绿川敏智已经把产业转给了一个叫李谦凡的华夏人

并且,华夏国的大使馆的人,找上了日国政府,称李谦凡先生正在华夏洽谈生意,过段时间会来日国重整绿川家族,所以不允许日国收购

“八嘎”

因为旁边没人可抽,气的安配军三抽了自己一巴掌

绿川家一直安安静静,以李谦凡身份示人的步平凡也一直没有露面。安配一伙洗钱不成,又被澳城赌场坑走了十亿美元。又气又恨,却又无处发泄,就快要自残了。

趁着内阁不得人心之际,因为家中公子被绑架的野比、望月、高桥三大家族,也在此机会与安配、小犬、山田组等为国服务的部门越走越远。

日国自给自足的经营方式彻底失败,内阁经过商讨,决定向罗斯国妥协,让出南千群岛,请求罗斯国取消对他们的经济制裁。

于此同时,在卫康及赤旅破坏日国不法经济链条之前,聂康和罗斯国代表谈到了只要罗斯国交出黑河出海口,卫康等人就会瓦解日国的不法经济。让日国自动妥协,交出南千群岛。

黑河出海口,对罗斯国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商业作用,通过综合考虑,还是应该尽快解决南千群岛的争议。不过为了给罗斯国面子,华夏方也没有上来就要地盘,而是与罗斯国签署了一个协议,协议规定先由华夏方出钱租这片海域,若租满了十年,出海口就自行归华夏方所有。

日国的经济终于随着政府的妥协复苏了,这是一场和平年代里前所未有的打脸。政府不但使得人民在经济漩涡中水深火热了几个月,最终又下贱的主动请求以南千群岛换取国际贸易,使得人民对整个内阁的支持率下降到极点。

首相因为外界的呼声,不得不主动请辞,为了稳住人民的情绪,内阁也被迫换了一整批人。安配军三也下台了。

八神京放掉了之前被他绑架的sb4成员当中的三位。

在接到自己家少爷之后,三大家族想起之前安配等人的不闻不问,竟然对赤旅的手下留情感激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从澳城发出的新闻震惊了整个世界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