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演员林予曦

  

听了吴颖娴的分析,华彬哈哈大笑。

“你不愧是传媒集团的总裁,连八卦都分析得头头是道,以后应该叫你狗仔妈妈桑”华彬打趣道。

“什么意思”吴颖娴不解,也很不爽。

华彬说道:“你手下有无数的狗仔队,而你是总裁,就像他们的妈妈桑”

“哼,所以你要小心点。”吴颖娴微笑着说:“我手下的狗仔无处不在,我会特意嘱咐他们盯着你的。”

华彬的脸瞬间变了颜色,没想到这一招,他威胁到:“你别逼我,逼我我也去搞基”

吴颖娴冷冷一笑,道:“你要是现在把手从我的胸前拿开,我就相信你会搞基”

华彬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在爬山破的手,讪讪一笑,道:“爱不释手嘛”

华彬是无论如何不会让神兵变成搅屎棍的。

不过刚才吴颖娴的分析很有道理,这些有意核心圈甚至是至尊位的人,在潜邸蛰伏之时,确实不应该和女人扯上太多的关系,一旦发生绯闻甚至丑闻,即便多年后,也会被对立面的敌人拿出来进行攻击与弹劾,将成为前进的误点和阻力。

为了黄图霸业,没有人知道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做出过怎样的牺牲,这也让华彬再次深入了解到了这里的水深,对手的可怕。

“不管怎么样,现在转移资产是首要的,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华彬收拾心情说道:“我会抓紧时间联系范迎冬,并确立合作关系的。”

“他要是来了,我要先和他见面。”吴颖娴也兴奋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让你青春永驻,到时候我做你身边的小老头,到时候更能显得我牛叉,这么大岁数还能泡上小姑娘。”华彬得意的说。

“哼,真酸”吴颖娴笑道。

两人本想再腻歪腻歪,可医院打点来电话,不过这次是好消息,通知吴颖娴的她老爹已经彻底苏醒了,而且精神状态非常好,说想要见她。

吴颖娴自然不能有了男人忘了爹,当即扔下一切,直接赶往医院,作为主治医师的华彬也跟着一起去了。

他和吴志杰见面了,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确定术后恢复良好,一切机能都在恢复中,喝了凤凰配得降压的苗药,血压也一直很稳定,总算迎来了久违的健康。

此时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这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年富力强的中年男人。

他拉着闺女的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这世上的血亲就剩下他们俩了,虽然家财万贯,也是相依为命。

华彬本想多陪他们一会,顺便观察吴志杰的情况,可一个电话,让他非走不可

“大叔快回来,我哥被人打了,他快不行了”郑丽英在电话中声音无比急切,这坚强的大姐头甚至带着哭腔。

华彬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能和郑明的时间有关。

他只顾着担心吴氏传媒这个大目标了,却忽略了参与具体实施的郑丽英一伙人了。

和吴颖娴打声招呼,华彬急匆匆的走了,他们此时还住在宾馆中,华彬刚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急忙走进房间,只见郑丽英正坐在床边抹泪哭泣,旁边还有四个男人,都是他们的心腹,而大胡子郑伟躺在床上,满脸是血,奄奄一息,身上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鲜血都渗透过了被子,满身都是鲜红色,触目惊心。

“这到底是怎么了”华彬心头一紧,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出来京城就冒然行事引发的,内疚之情顿生。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只有郑丽英在抽泣。

他走过去,看着大胡子气若游丝,立刻就要动手检查,却没想到,大胡子却先虚弱的伸出手,握住了华彬的手,道:“大大哥,我可能要不行了”

“别胡说,让我先检查。”华彬厉声说道,类似的生离死别,对一个战士来说,经历的太多,每一次都是一种心碎,他万万没想到,在和平环境中,竟然还要经历这样的痛。

大胡子虚弱无力的说:“别白费力气了,请你最后听我说两句”

华彬无言的看着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大胡子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妹纸,艰难的说:“大哥,你别内疚,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是真心愿意跟着你干,总比我们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强,你让我们能看到希望。

不过我是等不到安顿下来的那一天了,我没什么牵挂,就是我这妹子让我放心不下,她的命是大哥你救下的,我以后就把她托付给你,我放心。”

说着,他颤巍巍的伸出另外一只手,把郑丽英颤抖的小手放在了华彬的掌心。

这临终托孤,真情流露,让华彬一阵心酸,抬眼看着郑丽英,小丫头也在看着她,双颊绯红,柔情万种,就像待嫁的小娘子,羞涩而又甜蜜。

华彬被郑丽英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吓到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对自己表现的如此深情款款,貌似表错情了吧

华彬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吸了吸鼻子,心中更是确定,他不动声色的对大胡子说:“你放心的走吧,你妹子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管教的。”

说完,华彬猛地向怀中一拽,郑丽英的身体瞬间失衡,华彬一甩手,郑丽英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她哥哥身上。

大胡子猝不及防,而且由于刚才握手,郑丽英伸着手,突然摔倒正好架起了手肘,坚硬的手肘砸在大胡子的胸口,疼得他惨叫出声,险些跳起来。

华彬在一旁生气的说:“妈的,有这么闹玩的吗老子从六岁开始学医,红药水和血我还能分不清吗”

郑丽英气呼呼的站起身,道:“不是你说的,我可以用一切方法,只要能骗到你,能俘虏你,就算我出徒嘛”

她在这儿等着我呢华彬被噎得一阵无语,本想继续训斥,却见大胡子真的疼的直冒冷汗,被小丫头撞一下,断然不会这样。

其他几个兄弟知道穿帮了,也就不帮忙演戏了,立刻上前,七手八脚的用湿毛巾擦掉了大胡子脸上的红药水。

华彬这才发现,他是真的受了伤,只不过并不重,都是皮外伤,

脸上有些擦伤,一只眼眶是青肿的,鼻腔里还有血丝。掀开被子,他赤裸的上身也满是瘀伤,左臂还打着石膏。

“到底怎么回事儿”华彬皱着眉头问道。

大胡子艰难的咧嘴一笑,道:“被人揍了。”

华彬伸出手,在他的伤臂上轻轻一捏,刚固定好的石膏应声而断,看了看他的断臂,道:“这是被棒球棍打伤的吧”

大胡子吃惊的看着华彬,没想到他这都能看出来,他点点头,道:“是啊。之前我们哥几个回来,就各自散去,找房子落脚,不能总住宾馆不是。

我去的是大红门附近,那里有便宜国产水蜜桃视频片的房子出租,可谁想到,我正走着,路上遇到一伙人,领头人直接对我骂道你丫瞅啥。我当时就回了一句瞅你咋地,结果就这样了”

“哼有一种伤害叫做,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华彬无奈的笑道:“什么你瞅啥之类的话,都是有人恶意诬蔑我们北方人的,我们北方汉子性格粗犷豪放,但我们也同样有知识,有文化,有素质,有礼貌,怎么可能都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流氓呢。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什么你瞅啥不过是找茬挑衅的一种方式,打人的一种借口罢了。

从你的伤势来看,这帮家伙虽然不是格斗高手,但却是打架小能手,而且还动用了球棍,下手挺黑,知道是什么人吗”

“知道。”大胡子说道:“说是红门的人。”

“洪门老牌劲旅呀”华彬吃惊的说。

“不是洪熙官的洪,是大红门批发市场的红,他们有一伙人,靠这个批发市场为生,霸占着周边的停车场和货运道,从货运司机身上抽成,从出租车司机身上卡油,高价收取停车费,从商户身上榨取保护费等等,算是地头蛇。”大胡子说道:“他们看到我,说我跟他们犯相,看我像来和他们抢地盘的,还说以后在那一带,见我一次打我一次,妈的,都说京城的官老爷惹不起,这京城的流氓也够猖狂”

“那你是怎么脱身的”华彬问道。

大胡子苦笑道:“当时我拼命还手,直到有人突然掏出刀子,我就开始被围攻了,正巧那是有几个遛弯经过的老大爷,他们本来不想管,远远就要躲开,我忽然高喊爸爸。

那个岁数必然都是有儿女的人,若是路人,他们可能会袖手旁观,可当有人叫爸爸,就以为是自己孩子在挨打,几个老爷子当即就冲了上来。”

“干得漂亮”华彬竖起大拇指,道:“熟悉社会,熟悉人心,冷静又急智,这是你难得的经验,但动手能力太差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