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蓄草研究所

  

苏波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时,董事长伍大鹏正在等他。

在办公室里,他对董事长伍大鹏认真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和判断,两个人谈得时间比较长。

苏波认为董事会想通过军火交、换生意来催生厦门地区的工业化萌芽,有些过于空想了。

他毫不客气地说了几件事情来证明这一点。

他认真地说:“第一,郑家确实办了火药加、工厂。但是呢,完全是禁锢加垄断,最多向外面购、买原料。还想着他们学我们那样发包呢,他们连给他们加、工磨抛两用的木摇桶摇把子的木匠都关起来了,全是专门给郑家一家干活。倒是给工钱,也不少了饭菜,你说这能是工业化的萌芽?”

伍大鹏董事长尴尬地笑笑说:“很好理解,这个是军工,他郑家害怕别人学了,他们就没有优势了——当时我们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敢向他提、供技术支持,从这次来看,以还可以给一些……”

苏波点点头说:“这个有道理,但是其它事情,你一听就明白了——

第二,郑家把他们能管到的一切矿山、生铁、水泥、石灰、瓷器、丝绸、茶叶生产,全都“郑家化”了,根本不管原先是谁的,上去就挂了郑家字样的牌子,我靠,这是正宗的土匪行为,他连个公私合营过渡一下都不,这家伙,上来就抢,比原先的郑芝龙都狠。这叫哪门子工业化萌芽?”

伍大鹏董事想了想说:“我在你的报告中看到了这几点,郑家想把持着这些行业,是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这些资源才能给郑家带来贸易,带来安全,这个还是可以理解。你不是说他们还是答应给原家分红吗?算是一种合股吧——统一管理也有它自身的好处,对外出口时能统一价格,货源也充足,来我们这里的西班牙商人、澳门商人,也自然会顺脚去他们那里,这是好事情——至于明人之间的官司,现在还轮不到我们去评价,你认为呢?”

苏波又点点头说:“还是有道理,可是他们在粮食和食品上也下手——

第三,郑家规定粮食和食品专、卖——田租、卖粮甚至河海渔产品,也只能卖郑家——我靠,征粮队都到村级了,他们还真是有人手,有耐心啊。”

伍大鹏董事长点点头说:“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这里面有个好处,你没注意到——”

“好处?连一条咸鱼都要先紧着郑家卖,郑家不要了,然后才能在渔市场上卖,连海带都不放过。”

“嗯,他们这是学我们,只不过他们是用强迫的方式了——你没有注意到,他们征粮队都能下到村子了,中间层面上就少了各路土豪和粮商的盘剥,变相惠民了,他们至少给的是市场价吧?——更重要的是,他们干掉了各路小土豪,这比减租还重要!

不管从哪个方面上说,这种小土豪绝对是生产力发展的阻碍,他们占有地方,垄断地方,盘剥地方,设置各种关卡和收费站,表面上是为发展地方经济,但实际上正是他们使各种收益碎片化,社会发展最劣化,他们是商品流通的天然死结,一个朝代即将灭亡之时,就是各路小土豪强盛之时,必须给郑家能力来灭掉小土豪!”

苏波翻了翻眼睛,忽然笑了,说:“当初老郑的生铁和煤炭想运到厦门,都不得不给这些小土豪们交费用,气得他直翻白眼,能力够不上——不过,那老郑不也是土豪吗?”

伍大鹏董事长叹了口气,说道:“在小土豪和大土豪之间,我们只能这样选。交一份保护费总比交两份或n份保护费好。”

苏波拍了下脑袋,说:“你不说我都忘了,难怪那面的小砖瓦作坊和小木炭作坊越来越多了——我当时忽略了。嘿嘿,我是大老粗,和你这样的大学生讲社会道理,说不过你。”

伍大鹏董事长正色地说:“这不是说不说过的问题,苏团长,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看它有没有利于社会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是不是最有利的,就这样简单的常识问题,用不着这个大理论,那个大主义的,那都是糊弄人的。”

“也对,要不这老郑招兵还挺容易呢,也开始挑选上了——他一点也不傻,我说什么他都先试试才推广——”

伍大鹏董事长说:“他公开在电报里跟他三弟说要来参加梅经理的婚礼,可我们都知道他平时是和他三弟密信沟通的,呵呵。”

苏波想了一下,说:“这老小子一些掂记咱的1650式火铳呢——可能是公开表明极度信任我们,想让我们也同样对他——古人的小心眼呗。”

“嗯,差不多,郑斌把他全家搬来差点弄得整个台湾都知道,大概都是这样想的——苏团长,你休息两天吧。”

“不了,我去军工厂看看,老郑在厦门还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现在清军可能要动了,我不怕,老郑嘴里也不怕,但是他那货,心里还不知道啥样子。”

在红星军工厂里,苏波看到了样品铳,试射了一发后,大为惊喜。

不错,不错,这铳比1649式步、铳威力小了些,但是后坐力也同样小了许多,更适用于明人了。

林胜利厂长说:“你别乐,这个就是个唬人的——我个人认为它是失败的产品,没有划时xrk.向日葵视频app下载代——”

苏波翻来覆去看了看铳,觉得铳管是重了些,但是铳击部分还是比较精巧的。

林胜利厂长说:“这玩意你不能看表面,材料和工艺水平,才是决定产品的好坏的关键之处。”

然后林胜利厂长简单介绍了一下。

这个火铳的铳管和铳机是主要的难点,铳管的制、造以古代经典的经验完全能够手工量产,但是质量肯定参差不齐,郑家的铁匠肯定也能制成,但是他们想要统一标准,那是难题了。

红星军工厂的加、工算是属于四分之一机械化生产,这一点远远超过这个时代了。

至于机部分,里面传动齿轮和驱动v型板簧,这个世界上的熟练铁匠都能照着样子打制出来,这个不算什么。但是汉唐集团也要和他们一样,要受这个材料的限制,汉唐集团现在还制、造不出完全合格的弹簧钢,技术有,原材料和工艺过程有难度。

当然,汉唐集团可以用现代热处理的技术手段来填补十七世纪的空白,但是只能说将就着用。

铳射击七次后,铳管会烫得惊人,没有人能再发射,甚至在试时,发生过第七发炸膛的结果。

至于说驱动v型板簧的质量,汉唐集团本身都不敢保证质量,最高的连续压发次数,不超过三百次——严格地说,在耐操性上,比不上火绳和燧发。

苏波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为什么不上燧发呢?这个1650式火铳是不是金手指太大的结果?不是说燧发不怕雨吗?”

林胜利厂长奇怪地问:“谁说燧发不怕雨的?”

“我忘了在哪本小说里看的了,说是利用下雨天时,用燧发击败了敌人。”

林胜利厂长皱着眉头想半天,也没想明白,他索性从一个角落里翻出一把燧发手铳,说:“这是以前缴获的燧发手铳——你看看它能防雨吗?”

苏波看见那燧发手铳打火强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在传火孔边有一击砧,看来需要射击时,就扣引扳机,在里面弹簧的作用下,那小块黑色燧石会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点火药——

他试着将强击锤扳下,果然扣住了,打开火药门看了看,里面没火药,便冲着墙面试着用力勾了一下,“啪”的一声响,果然火星四射——这他妈的是概率性引燃火药啊。

苏波翻看着燧发手铳说:“以后谁要是再说燧发火铳不怕下雨,我喷死他!我一个四十多岁的军事人员都差点让小白给骗了,燧石和击砧全都沾上水了,还能碰撞出火星?然后用屁股装火药,不会被雨淋湿?

哼哼,这就是我不思考的缘故啊——这个可和年纪无关。”

林胜利厂长说:“不好说啊,也许真有独特的办法,我没见到实物。”

苏波气哼哼地说:“我说林厂长啊,你可别沉浸在你的技术标准里了,这个时代是个比烂的时代,我们的1650式火铳拿出去都吓死他们——

清军为什么在沿海地区打得慢,告诉你吧,只要天气潮湿一点,他们那弓弦就会软的和面条一样,要不是郑芝龙这个孙子想投机,真不知道清军啥时能打进来,翻开历史资料看看吧,再过几年吧,要是郑成功能真心去和李定国联手作清,南边就得是汉人说得算,可郑成功这个兔崽子他能干吗?

当然,大家都说不能看后历史,只看现在——我计算过,就算我们给郑家的火绳,将近三分钟射一发的速度,都把清兵吓死了,三百个火绳手,守住城墙一点问题也没有。

老郑看到这铳得乐死了,不过咱们给他们多一点配件吧,那家伙,一肚子小心眼,没啥大志向——哥俩儿都一个味。晚上我把资料发网上,大家看。”

林胜利说:“你把那燧放下,这还要留着放博物馆呢,你总扣那绿宝石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扣着玩的。宝石,对我一点诱惑力也没有,你没见过,老郑,他那个地球仪上全都是宝石,我看一眼都不看。”

苏波连忙把燧发手铳放下,高举着双手说。

林胜利厂长说:“漳州之战中,三分钟一发足够用了呗?”

“我有dv资料,很快能发网上,你自己看实战记录。”

“嗯,那么1650式火铳可以了——我还是思路正确——”

“别逼我夸你——”

“什么?”

“林厂长的技术太高明了!”

“啊,哪里,大家相互配合。”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